“我当然是拥有大气运。”段飞看着“苏劫”,脸上出现了一争高下的情绪,他对于苏劫当然不服气,现在他也不是沉浸在那个“仙侠世界观”之中不能够自拔的少年了,已经彻底明白自己身上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想起来自己从小到大,居然是被人操纵,被人当做试验品,段飞心中也极为仇恨,想要报复。

    但对于拯救他的苏劫,段飞也没有半点好感。

    甚至,他恨苏劫,还超过了孙皮龙和他背后的那个神秘机构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奇怪的心态,但在心理学上却并不是罕见,相反却极为常见,这是一种超级膨胀之后,突然被打压,剧烈跌落之后,再度报复性反弹之后的心态,这种心态会导致一种情况,那就是恩将仇报,因为这个恩人,看到了他的窘迫状态,熟悉他落魄后的状态,恩人的存在,就是对他的一种羞辱,所以必须要杀死,除之而后快。

    段飞心中产生这样的情绪,苏劫是一点都不意外,因为他早就预料到了这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心理学上的东西,苏劫可谓是超级大师,哪怕是段飞这种人,心态会是什么样的,他都了如指掌,完全推算和预测。

    他知道解救段飞,甚至帮助段飞到达新人类境界之后,此人绝对会恩将仇报,甚至更加痛恨自己,但他还是这么做了。倒不是因为他是个“圣母”,而是研究需要。

    从段飞的这番变化来进行研究,苏劫所获的东西,比起段飞自身的收获要大得多,让苏劫破解了当前研究方面的难题和方向,确定了他继续前进的道路,使得他少走了许多弯路。

    段飞这个试验品之宝贵,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所以说,哪怕是段飞再痛恨他,这场实验也必须要进行下去。

    “所谓大气运,其实是意识对于信息的一种取舍程度。”苏劫看着段飞:“有的意识能够吸引到有利的信息,突然迸发出来想法,不由自主的做出来有利于自己的选择,这就是好的运气。而有的意识,则是屡屡选择错误,总是选择朝自己不利的方向来走,结果就是霉运连连。这方面的研究,我倒是也有了很多心得。没错,你在以前,其实是有大气运,包括你在刚才,意识的自动选择,居然也对了。可见,你的意识深处,的确是有一些奇妙的结构存在,但已经被我所看穿。而且,在晋升新人类之后,你的选择第一时间就错误了。”

    “哪里错误了?”段飞死死盯着“苏劫”,他知道眼前的苏劫不是本体,而且到达现在,他其实也没有能够对付苏劫的手段。

    他才是刚刚晋升新人类,一切都不是很熟悉。

    需要长时间的打磨,这才能够把所有的一切都操纵完全,圆润无暇。

    苏劫跨入新人类的境界之后,是经过了多少次研究,多少次实验,获得了多少资料?最终一步步的探索,才到达了现在的这个境界。

    “你的错误,就是和我作对。”苏劫道:“在你成为新人类之后,醒来之后,第一个念头,对于我就是痛恨,要报复,和我势不两立。这是你的意识本能,做出来的选择,这个选择就错了。大错而特错。其实,你醒来之后第一个意识,应该是对我感激,感谢我把你解救出来,和我一起对抗把你当做试验品的那个机构。这个选择,就是对的。所以说,你之前的大气运,在你晋升新人类之后,消耗光了。现在你已经失去了大气运,取而代之的是大霉运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......”听见苏劫的这个话,段飞几乎是大笑起来:“苏劫,我算是听明白了,和你作对,人就会走霉运,和你合作,或者说臣服你,人就会有大气运,你以为你是谁?玉皇大帝?佛祖?或者说是主角?我就偏偏要和你作对,看你能够把我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我说你选择错误,开始走霉运,你不相信,我也没有办法,我现在说这番话,意思很明显,就是再度给你选择权,希望你能够改变心意,因为天无绝人之路,任何时候,都要留人一线生机。”苏劫道:“当然,我说的也都是一些玄之又玄的话,其实我还是想做个试验,验证你到底有没有走霉运,你的大气运还在不在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做什么试验?”段飞全神贯注,严阵以待,他感觉到了一些不好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把你打落境界。”苏劫道:“让你变成神岳人一样的存在,你既然和我作对,按照理论,我不应该放过你,你如果能够逃过这一劫,那我就还是承认你有大气运,如果逃不过,那只有走霉运了。”

    “苏劫,我承认你比我厉害,但你别忘记了,现在你只不过是一缕意识,附在别人身上而已。你能够发挥出来多少实力?你能够奈何得了我?再说了。你已经惹怒了那个神秘机构,他们不会放过你,孙皮龙也不会和你善罢甘休,此人的实力不是你想象的那么简单,更何况还有一个阎罗王,两人联手,你也讨不了好。”段飞道:“我倒是也想看看,你的实力究竟到达了什么程度,我就不相信,现在的你,不过是一段小小的意识信息而已,就可以翻天?”

    “不错,那你就要准备好了?”苏劫笑了笑,突然出手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这个年轻服务员的身体,对着段飞进行了攻击。

    这个年轻服务员,根本不会一点功夫,不过身体倒还算是强壮,可和段飞比起来,那简直就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。

    段飞看见此人,就如看见了一只不自量力的螳螂阻挡在高铁面前。

    他是丝毫不在乎的。

    但是,这个年轻服务员的进攻刹那,就让他震惊了,对方是一指点杀过来,以臂当剑,用的是剑术中的点剑。

    唰!

    这一点剑之间,段飞就看到了似乎是有一道剑光,从天边猛的飞出,到达了自己面前,这剑真正是天外飞仙,不可阻挡。

    段飞看到了古代真正的传说飞剑,千里之外,取人首级,哪怕是雄霸天下,操纵河山的君王,一句话可以使得千万人头落地,但是只要剑光一闪,也要人头落地,一切荣辱,化为尘土。

    段飞原本是相信仙侠世界,认为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份子,深信不疑,甚至自己脑补,但是现在他是彻底醒悟了过来,知道以前的一切,都是孙皮龙给自己的幻觉,在做实验,拿自己当试验品。

    不过,就在他彻底醒悟过来之后,现在苏劫的一指,让他看到了真正的飞剑,天外而来,那种强烈的气势和身临其境的感觉,让他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精神世界之中的那个仙侠世界。

    这种强烈的世界观反差,让他难过得差点吐血。

    胸口似乎是被堵住了,脑袋也差点爆炸,在刹那之间,他几乎是就处于了一种崩溃的边缘。

    原本,一辈子建立的世界观崩溃了,好不容易醒来,认识到现实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,但这个时候,又有人来证明,你原来的世界观其实是正确的。

    这种反差,没有人可以承受得了。

    段飞也不行。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苏劫操纵的这个年轻服务员的身体,一指点在了段飞的额头上,那额头所在的位置,就是湿婆神年轻人竖眼所在之处。

    在后面,是松果腺的位置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,牵扯到了大脑深处的一些神秘激素之所在。

    甚至是信息产生的源头。

    段飞一下被点中,整个人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,他又晕死了过去。

    等他醒来,看了一下时间,居然过去了一个多小时,他就这样躺在包厢里面,似乎什么都没有干,那个年轻服务员也不见了,甚至是这个中年人也不见了。

    段飞脑子里面乱哄哄的,似乎是失去了思考的能力。

    不过他知道,苏劫肯定是把现场都处理好了,那个被孙皮龙附体的中年人和被苏劫附体的年轻服务员,都肯定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苏劫肯定可以改变人的潜意识。

    嗡......

    段飞企图使得自己的境界提升上来,但是他却骇然发现,自己的精神境界全部消失了,变成了普通人,思维迟钝,精神都似乎无法集中。

    这就好像他前一刻是在驾驶超级跑车,每小时三百公里的速度。而现在则是在推着一辆独轮车,蹒跚迈步。

    他被打落了境界。

    他在明伦武校其实也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暗中观察,发现了神岳人被打落境界之后的惨状,而现在自己居然也遭遇到了这种结果,简直让他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刚刚踏入新人类的境界,还没有享受到这种境界所带来的好处,就直接被打落了境界。

    这是真正的走霉运。

    “不,我不相信。”段飞几乎是大叫起来:“我肯定还可以恢复,恢复之后,我甚至能够更进一步。我肯定能够恢复......任何的劫数,短暂的磨难,对于我来说,其实都是福气,我在转眼之间,就可以因祸得福。”

    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