萨佛尔知道这是在幻觉之中,绝对是苏劫催动的意识干涉,但仔细分析,但又看不出来丝毫的破绽,他心中已经极其佩服苏劫的手段,尤其是在这幻觉之中,自己的家人,妹妹都活灵活现,似乎不是幻觉,而是真正的人,性格发展,也都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。

    萨佛尔如果修为稍微低一点,都会真的认为自己重生到了世纪之交,自己十五岁的时候。

    甚至,在他的内心深处,都想认为这是真的。

    如果这是真的,那该多好?

    “妹妹,我来提高你的运动能力。”萨佛尔知道自己的妹妹天天被人欺负,帮他出气是一回事,但最好是让她自己提升实力,树立信心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妹妹个子小,就算是学习了拳击,也未必能够打得过比她身材高大很多的同学,更别说是几个人了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萨佛尔乃是新人类的境界,而且是顶尖教练,不动流连苏劫都认可,他有很多种办法,让一个身体虚弱的人,在瞬间变得极为强壮,而且没有副作用,这简直就是魔法。

    “我要怎么训练?”萨佛尔妹妹很认真的听着。

    “不需要训练。”萨佛尔突然一动,一股意识进入了妹妹的大脑之中,调整她身体的内分泌,同时控制她的身体,自动的在进行一些肢体运动,顿时之间,他妹妹身体中的许多化学反应都在发生着,甚至都可以看到脂肪在分解,肌肉的韧性,强度,骨骼的密度都在增加,甚至运动神经都在变得极为发达。

    这些都是基本功。

    萨佛尔作为顶尖教练,用意识来控制身体的各种变化。这在普通人看来,简直是违背了物理常识,甚至是荒谬的,但实际上却是最科学的,人的运动效率,本身就要来一场革命了。

    以前的肢体运动低效率的行为,本身就应该被淘汰。

    萨佛尔看着自己的妹妹不停变强,心中十分震惊,因为他在这个过程之中,发现不了任何自己所处现实环境的破绽,换句话说,这就是一个真实的世界,而不是虚拟的。

    自己妹妹在变强的过程中,他试图找出来这个世界是虚拟的破绽,但于事无补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的重生了?或者说,我所经历的一切,都是做了一个梦?”萨佛尔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妹妹醒来了。

    她突然一跳,整个人跳起老高,而且还在空中翻了一个跟斗,身体灵活性几乎是瞬间提高了百倍,一些高难度的动作只要意念一动,就可以轻松施展出来,然后她出拳之间,虎虎生风,力量十足,而且速度非常之快,几乎是已经接近职业拳手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我怎么感觉我好想是练习了好多年,一些动作都非常熟悉,真是神奇,哥哥你会魔法?”妹妹神奇的发现自己身体的许多变化,不过也并没有过多的惊讶,因为她从小就受很多电影的熏陶,被闪电击中了变闪电侠,什么超人,什么蜘蛛人,西方的小孩都相信这个世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界是神奇的。

    “还有更神奇的呢。”萨佛尔也不解释什么,他想把不动流直接传给妹妹,让妹妹也掌握不动流的精髓。

    不动流虽然很难掌握,但萨佛尔有信息通过意识传递,能够把妹妹也培养成为不动流的高手。

    “是什么?”妹妹很好奇。

    “是一种冥想的境界。比起瑜伽要高明几百倍。”萨佛尔道:“你现在感受这种境界,我让你尝试着,进入其中。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他已经催眠了自己的妹妹,把自己不动流的经验传递过去。

    渐渐的,妹妹也开始进入了那种极静不动的境界。思维频率发生了一种本质的变化,可以吸引很多平时看不见的物质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突然之间,妹妹尖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发生什么事情了?”萨佛尔吃了一惊。

    “我看见了。”妹妹震惊的道:“刚才,我看见了很多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你到底看见什么了?”萨佛尔问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是不是已经死了,现在的我,都是你想象出来的幻觉,而且我看到了你现在已经成了一个很强的人,有很多人都听你的话,你有很多多的钱,甚至还有自己的军队......”妹妹说着古怪的话。

    听见这话,萨佛尔更加吃惊,“哪里有的事情,你是产生了幻觉.....”

    这本来就是他的幻觉,妹妹的确是幻觉中的人,但是现在幻觉中的人通过修行,居然认清楚了自己是幻觉中的人。

    这让萨佛尔觉得,自己所处的环境,也根本不是幻觉。

    不过,哪怕是在现实世界之中,很多人通过修行,也感悟到了人生就是一场大梦,无论是东方,还是西方的大哲学家,大科学家,都在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实性。

    甚至,在很多新型的理论物理研究表明,世界很有可能是虚幻的。缺乏真实性的逻辑支撑。

    如果,自己所处的世界是虚幻的,那么现在这个幻觉中的世界,参照起来,也未必不可以当真实世界来处理。

    反正,都是虚拟的。

    陡然之间,萨佛尔清醒了过来。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还是在战神安保的大厅之中,面前的阿特拉斯,苏劫等人都在看着他,他发现时间才过去了几秒钟。

    “刚刚发生的事情,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,还是你对我的催眠和幻觉?”萨佛尔问。

    他迫不及待的想问苏劫。

    “你认为是真还是假。”苏劫反问。

    “我找不到丝毫的破绽。”萨佛尔道:“但是,幻觉中的人还能够修行,能够认识到,自己的本身是虚幻的,这就已经不是幻觉,而是真实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其实我们这个世界的真假,还有待验证,我们这个世界所处的维度,所遵循的

    (本章未完,请翻页)

    规律,在有的时候看起来也荒谬绝伦,如果拿出来证明的话,那我也会认为,这个世界其实是虚假的,只是我们的意识在时空中演绎的一些片段而已。”苏劫道:“其实,你刚才所经历的,也并不是我制造的幻觉,而是你在十五岁那年,世纪之交,可能发生的一种可能性而已,是你自己的另外一段人生,你认为它是假的,也可以是假的,你认为它是真的,也可以是真的。真真假假,都是自己的本心来判断。我已经知道你的内心了,其实你是渴望回到十五岁那年,自己人生的真正转折点,其实你是可以回去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去?”萨佛尔问。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回去,就怎么回去。”苏劫道。

    “我再回去,自己的这个身体怎么办。就如刚才一样,呆立在这里?失去了灵魂?”萨佛尔问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把那个场景当成你的第二人生。”苏劫道:“放弃在这边的生活,到达那边去生活。这也是一种幸福。所以,我才邀请你去明伦武校进行教学,过清淡的生活,然后可以抽出来很多时间,去你十五岁的那边,教导你妹妹,和家人在一起,快快乐乐的过完一生,这不是很幸福么?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生活在幻想之中,又有什么意义?”萨佛尔道。

    “我们的这个世界,难道不是幻想?甚至我还是认为,你十五岁那年是真实的,而现在的你,其实是十五岁的你幻想出来的。”苏劫道:“那边是真的,这边是虚的,你的主要生活在那边,这边只是你梦中的世界,人心之向往,就是真实,就是家乡,人,终究是要回家的。”

    萨佛尔沉默了。

    如果这番话被普通人听到了,那肯定是觉得荒谬,但是萨佛尔这种人,对于意识有无比深层次的研究,所以他觉得苏劫的话,其实蕴含了人生一些绝对的哲理在其中。

    其实什么是幻觉,什么是真实,修为越是高深,越是难以分辨清楚。

    苏劫再道:“我让你经历了重回十五岁的人生,难道这不是你向往的生活么,现在你终于实现了你的生活,你有什么不满足的呢,为什么还要在自己痛苦的生活之中挣扎,现在你的人生道路,其实是痛苦的,失去了家人,失去了所有。有重来的机会,为什么不重来呢?”

    “你说得很有道理。”萨佛尔点头道:“其实,我也舍不得家人,现在我的人生,也未必就是真实的,我所经历的重回十五岁人生,也未必就是虚假的,一切皆为心造,神可以创造世界,我们也可以,世间一切种种,都是自己内心的经历而已,汇聚起来,都是信息的组合和传递,其实我还要感谢你,感谢你,让我重新找到了我的家人。从现在开始,我要在这边的时间少一些,在那边的时间多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萨佛尔,恭喜你,你找到了自己真正的快乐。”苏劫道。

    “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萨佛尔问:“如果我现在死了。那么我在那边的世界,会不会崩塌。换句话说,那边世界的基础,是不是我在这边的生命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问得好。”苏劫道。

    (本章完)